听书 - 悍夫难驯之相公管的有点宽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冰绝城的城门外,停放着四顶红艳花轿,在漫雪纷飞的凌风中,帷幕四溢飘动。

城内百姓围观者数千,哪怕天气再恶劣也愿意顶着寒风窥视,侃侃而谈。

“四个?皇帝老儿竟然给咱们家城主许配了四个夫婿?”

“这可真是前所未闻啊!入赘四个夫婿,而且我听说,那四位,可都是京都名门望族的贵族少爷,又娇气又金贵,平日里在京都,倒追他们的女人用船数,两船三船这样。”

“皇帝老儿可真是厚待咱们家城主大人,生怕她老人家没人敢娶,生不出继承人来。噗——”

“真想看看轿子里的金龟婿长什么样。”

“这娇子在城外停了三个时辰了,城主大人怎么还没派人来迎接?莫非她不待见这四位夫婿?”

“有可能。”

不远处,一个女人一边策马,一边整理着装,慌慌张张,红艳艳的新娘装,皱巴巴,连衣服扣子都是歪的,狼狈的揉着眼皮子,额头满满的焦虑。

身旁的女侍不停招呼着,“小心路滑,骑慢些,大人。”

阮轻艾苦着脸问,“等会儿我若说我不小心睡错了时辰,你说他们会信吗?”

“呃……”女侍尴尬一笑,“会信的。相信姑爷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。”

“别了吧。这四位祖宗爷,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”

城门外,四顶轿子里的四个男人,打坐的打坐,偷喝酒的喝酒,面无表情的也有,慵懒打哈欠的也有。

不过无一例外的事,他们脸上的表情,超级不好看。

理由无他!

这里真他妈冷,而且某人把他们晾在这儿,晾了三个时辰,从早上,快到傍晚了都。

随着踏踏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,轿子里外所有人,都绷起了皮。

“城主大人终于来了。”

“呵,真是好大的架子啊!”

“可不是嘛,整个冰绝城都是她的地盘,她不摆架子,谁摆?”

苦的可不只是新郎,他们好歹在花轿里,有遮风挡雨的工具,可怜那些车夫们,冻得连屎都拉出来了快。

阮轻艾急急忙忙走到城门口,下马,踱步而上,笑脸相迎,“抱歉,四位夫婿,我来迟了,还请见谅。”

“见谅?呵,不敢当!”

率先下轿的男子,暗红色的礼服衬托着他极度妖艳的容貌,一出场就引来城门内围观少女们的捂嘴尖叫声。

“啊——这位就是京都第一美男红叶。他的外貌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“这容貌,连女子都要逊色三分,果然能迷倒万千少女。”

红叶拂袖整理衣襟,嘴角荡开星空般迷人微笑,微微上挑的眼线映衬白皙肤质,随意捋捋头发都能飘散出幽雅的药香味。

医学世家大公子红叶,在京都有多少富家千金各种套路只为求见他一面。

这样传奇的大人物,嘿嘿,皇上把他许配了她,而且还倒插门。

虽然心里有些小嘚瑟,不过……

阮轻艾听着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,再回头看看这位红叶佳公子俊俏迷人的小脸,脸上肌肉不住抽搐好几许。

这男人美是美,可这眼神不太对劲啊,不可一世的眸光,仗着自己身子高,特意拿鼻孔看她?

怎么?欺负她个子矮小是吧?

说起话来怪声怪气的,有意思?

阮轻艾问道,“我之前吩咐过,如果诸位来了冰绝,直接入我城主府就行,为什么在门外等着?不肯进来呢?”

红叶突然笑了起来,问道,“我们四位是同时到达,我且问你,谁先第一个进城门?谁最后一个进城门?”

嚓!

原来是这个问题!

这个问题看上去很简单,但其实一点也不简单。

他们这些男人在迎娶女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规矩,同时娶两个以上的妻子,先进门的必定是大房,后进门的是二房,进门顺序越靠后,家庭地位就越低。

所以他们四人堵在城门外,谁也不肯进来。因为他们谁也不想最后一个进,又谁也不肯让对方第一个进。

这般僵持,便在风雪中,等了整整三个时辰。

好乖乖,她一过来就给她出这么个难题啊!

这城门不算小,能够同时容纳两顶轿子通行,但问题是,她有四个夫婿,四顶轿子,即使是两两一起通行,那也是有分先后顺序的。

阮轻艾轻声道,“其实也没必要这么讲究,你们都是我的夫婿,平妻,呃不,是平夫,不分大小。先后进城门丝毫不影响你们的地位。”

红叶眯眼一笑,“哦?那么,不分位分大小的前提下,您想让谁先进城门呢?”

“……”

这都不分位分大小了,怎么还纠结这个问题?

“呃——”阮轻艾无言以对。

这时,另个花轿上的男子怒气冲冲的掀开帘子,钻出来呵斥,“婆婆妈妈,开个口的事儿,就你这办事效率,也难怪冰绝湖万年不化。”

阮轻艾忍不住滚白眼。

瞧他说的是什么话?冰绝湖万年不化,怪她办事效率的问题?

冰绝城位于严寒北郡山外,一年四季也就正六月天中十天的时间,不飘雪,不刮风,平日一年四季,都是这般美丽动人的好不好!冰绝湖能融化才叫见了鬼。

“哦,这个男子就是万惊雷。骑射枪箭,十八般武艺样样齐全,京都武将见他都得低三分头的绝世猛男呐。”

“模样也够俊,也是我的菜。”

“啧啧啧……咱城主可真有口福。”

花轿上边骂边下来的男子,身形也特别高挑,光看衣着就能感受到他体格的爆裂健硕,尤其是那那双摄魂的眼神,炽热灼灼,迷得万千少女就想死在他胯下。

得了吧!阮轻艾忍不住又滚白眼。

那叫摄魂双眸?那叫杀气好吧?

她们只看得见万惊雷的容貌,就没看见他那双紧捏的拳头吗?若不是他此时此刻手里没刀,不然就怕他现在已经把刀往她脖子上驾了。

万惊雷瞪眼呼哧道,“到底谁先进城门?谁最后一个进,赶紧安排好咯。”

听得出来,他话中带着浓浓的威胁,好似在说,她敢安排他最后一个进城门,回头肯定要她好看的样子。

阮轻艾摸摸灰脖子,噎了好大一口气。

都是要命的祖宗爷啊!

京都万家,开朝元老的武将家族,就算交还兵符后,光拿这个名字都能借兵三万的绝对势力。呵——这是她能得罪的人物?

阮轻艾挠着头问,“其实你们几个可以毛遂自荐啊,谦让是礼德不是吗?四人现身好好谈一谈,随便来一句,您先,哦不不不,您先,您先您先您先,这事儿不就成了嘛!”

“哈哈!有趣儿。”一身酒味的花衣男郎,掀开花轿帘子钻了出来。

“是恒富公子。传言果真不假,恒富公子玉面如冰雕,肌肤吹弹可破,那双桃花眼勾人摄魂。”

靠,那些女人眼睛瞎了吧。碰见一个就说是桃花眼?

那叫桃花眼?那叫眯眯眼好不好!还勾人摄魂?那眼神下摆着浓浓的鄙夷啊!这是藐视别人的眼神,不是勾人撩魂。

恒富的容貌其实可以和红叶匹敌,只是她个子稍微矮小了一些,在京都据说还有一个什么外貌评选,都是京都那些富家千金们投的票子,恒富外貌没比红叶差多少,只可惜,他输在了个子上。矮了五公分,就等于矮了气势。

而且,他嗜酒如命,出门在外,红叶身上飘着药香,他身上飘着酒香。试问,哪个女子能忍受得了一身酒气的男人?

恒富家,家财万贯,娘家世代经商,富可敌国都不为过。恒家就他一个独子,自然自小娇生惯养。皇上把这么一位娇气贵公子许配给她,会不会太浪费了啊?

阮轻艾不用想都猜得到,她现在是京都所有富家千金们,头号通缉的对象。

恒富走到阮轻艾身侧,探头道,“妻主大人的办法真的不错,要不,我来试试?红叶,这城门要不,您先最后一个进可行?”

这话是不是说语病了?

先最后一个?

红叶挑着媚眼噴笑,“恒富公子,您真是客气了,还是您先最后一个进吧。”

“不,您先。”

“不,您先您先。”

果然是照着阮轻艾的剧本走。哈!笑死她了。

“哈哈哈!这太过谦让也不行啊。让来让去什么时候是个头?还是妻主大人下定夺吧,谁先进城门?谁?最后一个……进?嗯?”恒富眯着那双如同刀刃般犀利的小眼睛。

“……”

呃,脑瓜疼。

最后一顶轿子,帘布纹风不动,里面的男人也没有半点风声。

其他三位摆明了是不想最后一个,要不探探这位的口风?说不定,他会有那么一丢丢的谦让精神?

说起这位,好像是比较神秘的一位,在京都,见过他的人,屈指可数,听说好像他从来不在外抛头露面,就跟大家闺秀似得。

但他威名也传了千百里,只因此人曾经在京都探花会,皇上被行刺一事,数千黑衣人被他一炷香全部绞杀。而终究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出的手,何时出的手。

千名黑衣人掏出刀子刚开口喊道,皇帝老儿拿出你的狗命来。

然后就销声匿迹了。

如此低调的男人,实力决计不亚于万惊雷。至于容貌,也是众说纷纭,没有人能够确切的形容出他的神态,只知道有人说他是朵昙花,不知道是贬义还是褒义。

阮轻艾挪到最后那顶大红花轿前,弯腰问,“这位是落痕公子吗?”

想必,此人处事低调,不争不抢,一定能够解救她于水火之中。

他肯定会毛遂自荐:我最后一个进吧。

之类云云。

想到这儿,阮轻艾嘴角钩笑,超级期待他的答复。

只是……

只是弯腰许久都未见轿子里的动静。

直到阮轻艾冻得鼻尖快流水的时候,轿子的帷幕才缓缓拉开。

里面走出一个傲雪凌人的美男,眼中冰冷无色。

他一登场,全场静默窒息。就连阮轻艾都忍不住抬头多看了他两眼。

这京都第一美男的称号,感觉不像是红叶才对。

只是因为落痕不愿意出现在人前,偶尔出现一次,都会匆匆离去,如同昙花一样,一现既逝。

原本周围那些围观的女生,看见一个美男登场,都要捂嘴尖叫一翻,可轮到落痕登场,她们怎么都屏住呼吸,一言不发?

总感觉好像气场被控制住了一样。

因为落痕他不喜欢吵闹。

这些女人要是敢喊半句话,他立马调头走人。

且不说他在京都富家千金心里有多么重要,据说,他在皇帝老儿心中也极其重要。他从来不上朝,但许多机密的政事,都要私自传见他,与他商议。

听闻皇上能够一天不上朝,但不能一天不接见某昙花,怎么皇上就舍得把这么重要这么宝贝的一位大人物,送给她当夫婿?

阮轻艾刚从落痕的气场中拔出身来,继续用渴盼的目光看着他,“落痕公子,这进城门先后的顺序,您可有什么意见?”

这话一问,就是想叫他,毛遂自荐。大声喊出,我来!

可谁知,落痕嘴里冷漠钩笑,崩出一句话,“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阮轻艾一捂耳朵,总感觉耳膜被震颤了一下。

原来他也不想最后一个进。

所以才逼得四位在城门外等她等了三个多小时。

哈——

真好!

这一个个的,都把脸往天上甩,愣是没把她这个冰绝城城主大人放在眼里过。

阮轻艾脾气也有些上来了,她真的很想甩手给了他们来一句,“爱谁谁先进,不进拉到,在这里继续罚站去。”可惜她好像没资格说这些话。

四位祖宗爷,都是惹不起的主啊。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